冷宫桃花

中年妇女

信件,抽到的第一张橙,开心。

药【完结篇】

【蔡居诚×云梦弟子】

【温馨提示:本文BG向,前方还是没有高能。】

【梦境世界云梦视角】

       医人者自苦,观梦者自戮。到了现在我才真正感受到这句话的重量,一切也该结束了,蔡居诚会回到武当吗?真的当上掌门就不会回来找我了吧?

      噗通!

      嗯?是……水?

      这崖下怎么会是水?

      这光,好刺眼!

【现实,云梦视角】

      啪嗒……

      是什么滴在我脸上了?

    “我还没有跟你三年抱两……”


【一个回忆】


“你看起来心情一直不好。”已不知这是第几次来点香阁找蔡居诚品不知春。

    “被看笑话谁的心情会好?”蔡居诚虽然口气已经温和许多,但听上去他仍对过往抱有怨怼,但沏茶的动作仍然非常优雅,看他认真为我沏茶的模样,真有点想助他离开点香阁这样的烟花之地了。

    “至少我不是来看你笑话的啊。”走到桌子跟前坐好,将手里的灯别在腰后,细细品完一杯,放回茶盘:“我还要!”

    “你到底想来做什么?”蔡居诚这不耐烦的语气着实令人不悦,但谁都知道他是口嫌体正直。

    “大把时间就是用来快活的,你说是不是?”故作坏笑看他。

    “你,你想干什么?!我可是正经人!”蔡居诚一脸惊恐说话的模样要讨人喜欢不少,不过蔡居诚也很快反应过来:“原来你只是耍我玩。”

    “我来这里当真就是找乐子的,你放心,我有的是钱和礼物给你。”戏谑看蔡居诚。

    “你——”看蔡居诚气急败坏的模样,我非常有成就感。

    “放轻松,不如坐下来喝杯热茶。”我就这么向蔡居诚微微一笑,端起茶杯品起来,若不是他这茶艺的功夫也到了家,我怕是要少来点香阁了。

    “猫哭耗子假慈悲,你突然好言好语定没有好事,说吧,你想搞什么花招?”蔡居诚反而更警觉了。

    “想与你彻夜长谈一番。”加了钱,看蔡居诚那十分不情愿的模样,忍不住掩唇偷笑。

    “哼,既然你都加了钱,那我就勉为其难收留你一晚,长谈只是看你一直光顾的份上。”于是就看着银子被蔡居诚收下。

        忽闻扑鼻菜香,这是——螺蛳粉!

    “居诚,隔壁在吃螺蛳粉,一起去蹭一份吃。”直接拉过蔡居诚,提着灯就奔向隔壁的房间。

       吃过螺蛳粉后,蔡居诚说起了很多朴道长的往事,不过我一件都没记住,蔡居诚说到困了不小心睡着了,我却还精神的很,本想为他披张小毯子,却观他睡颜竟是愁眉紧锁的模样,当下拿定主意握紧了手上的灯,为蔡居诚引梦。

     【居诚,恭喜你荣登武当掌门之位。(梦中朴道生)】

     【邱居新被逐出武当派了,他做出了一些令整个武当派蒙羞的事,现下正在点香阁做新生花魁。(梦中宋居亦)】

      此时蔡居诚睡颜香甜,面带笑意,我一不小心竟看得痴了。

     【孽障,执迷不悟。(梦中萧疏寒)】

    “唉,如此执迷,与邱居新相比相差甚远。”连连摇头,忘却了引梦时间,惊觉人醒过来,不知所措随口胡诌:“今晚月色很美,嘿嘿。”

      随即却闻蔡居诚一声:“滚远点!”

    “我走,我走,别发火,气大伤身。”趁人发难之前溜之大吉。

      出门后听见了一声“我与武当山再也无法回到当初模样了。”

【回忆结束】


    “居诚,”醒过来就看见蔡居诚流泪,我眼里全是爱,带着笑意轻轻拭去他脸上的泪痕“我醒过来了,你说的三年抱俩可还算数?”

    “还以为你去见阎王了,别想和萧疏寒邱居新他们一样把我像抹布随意丢弃!”蔡居诚又别扭上了,这认真的眼神令人难以拒绝。

    “居诚,我不会丢下你,所有的宝石都给你,因为什么宝贝都没有你夺目。”我笑得自己都没发现有多痴。

    “你快起来,我腿麻了。”经过蔡居诚这么一说我才发现我竟然枕在他的大腿上,立刻起身帮他轻轻敲了几下,扶他起来。

    “好徒儿,身体可有异样?”叶掌门关心起来。

    “并无任何异样,思绪清楚,目明耳聪,至于身体,能提能抗,能跑能跳。”边说边试。

    “此次水牢一梦可有收获?”叶掌门看了一眼蔡居诚,我知道接下来要说的暂时不能让他旁听。

    “居诚,你先去汤池泡个澡,我与掌门还有一些要是相谈。”只好先支走蔡居诚。

     等到人走远才表情严肃了一些:“掌门,这次水牢梦境,不仅仅是与记忆相连,奇怪的是我们通常引梦是不会一直陷入痛苦回忆的,可水牢的梦境竟然可以令人一直陷入痛苦回忆的漩涡中,冲破它的方法不是没有,只是要完全抛弃一次自我,甚至可能是放弃生的念头,我在梦境里跳崖之后发现崖下是很深的水潭……”

      叶掌门表情也不太好看了,因为这与云梦一派坚守自己的心是南辕北辙背道而驰。

    “掌门,水牢的秘密我会守口如瓶,不过实在太危险了,今后我想过上不在江湖上奔波的日子,想和居诚在江南住下。”说到最后幸福地傻笑起来。

    “蔡居诚的武当逆徒身份,你仍需注意。”叶掌门这一声提醒,我也开始考虑了起来。

    “多谢掌门提醒,我会注意的,我去找他了。”掩盖不住的喜悦心情。

【上帝视角】

      少侠离开水牢和师姐打了个照面。

    “掌门,这层考验本就是假的,您为何不告诉她呢?”

    “她引来了两人为她争风吃醋,我虽不知她为何选择成为绝世妖姬这条路,但作为妖女所承受的一切,想必只与那个武当逆徒有关,现在想来她选择的路自有她的道理,如果她继续在正道与那个武当逆徒在一起,只会遭来非议。此次考验,目的有很多……”叶澜说出其中道理。

【蔡居诚视角】

      她会被责罚吗?选了一种药浴泡澡也泡了一会,还是有些不放心。

    “居诚,你在担心我呀?”她突然出现,惊掉了我的搓澡刷。

    “不担心你,担心你岂不是看轻了你?”嘴上对她有信心,心里一块大石头落定。

    “那起来吧,男子泡温泉太久也不利于房事,你可还说要与我三年抱俩呢,诶嘿。”刚想把她拉下来一起泡,听到这么没羞没躁的一句,脸红到耳根。

    “你这丫头,说话这么没羞没躁的,当心我不要你了啊!”脸红了决定逗逗她。

    “好呀,你个没良心的,拿走人家处子之身,现在还想抛弃人家,师姐们快帮我揍他!”谁知这丫头使坏哭喊起来。

    只得从温泉出来,横抱起心上人,轻功飞向她买的江南小筑……

【到此,全部结束,这是迟到的新年礼物,大家新年快乐,会有番外出现哦!】


药【12】

【蔡居诚×云梦少侠】

【温馨提示:本文BG向,前方并无高能。】

【梦境上帝视角】

       江畔看到这样的过去,这是共同的回忆,而这也正是那次的选择。

     “是我负你。”江畔走过去想抱住要离开的她,但仍然被甩开了。

      江畔刚想去拉住妖女,却被蔡居诚拦住了。

      蔡居诚显然也到了妖女的梦里:“即便在梦里改写了结局,你也无法把现实改变,何况你这样做她还可能会沉迷在美梦里不肯醒过来呢?”

     “你怎么知道?”江畔还有点怀疑,但想了想还是没有继续冒险的举动。

     “她曾为我引梦,还试图让我做个美梦。”蔡居诚的脸上淡淡的笑稍纵即逝。

     “还是分头行动吧,她现在已经不见了,要在这种连接回忆的梦里找到她容易,难在如何带她出去,师兄,谁能带她走出这个梦境水牢谁就能娶她,不过师兄你始终想要做武当掌门,还不如放弃她,成全我。”江畔开始攻心。

     “你带她出去的机会已经没了。”隐隐开始崩塌的梦境,在变得剧烈之前蔡居诚趁机离开,江畔也追了过去。

     “师兄!你做了什么?”江畔急切质问。

       蔡居诚的回答却是:“我什么也没做。”

       与此同时两人跌入了新的梦境……

【梦境二,依旧上帝视角】

       妖女一个人在点香阁那找蔡居诚,但是妖女话不多,就这么喝闷酒,喝多了醉的不省人事,突然喊了一声“江畔……”原本觉得妖女睡着还有点可爱的蔡居诚很生气。

【玩家面前系统提示:你喝多了,无意中不知喊了谁的名字,蔡居诚十分不悦,把你扔了出去。】

       蔡居诚和江畔此时两人都默不作声,面面相觑,最后却都扭头不看对方,就在此时地面又消失了,两人再次跌入新梦境……

【梦境三,上帝视角继续】

        妖女记忆里的蔡居诚从受伤翻墙到妖女照顾昏迷的他。

        妖女家里躺着重伤昏迷的记忆里的蔡居诚。

      “师妹,你也看到了,他的心里有你吗?且不说他醒过来是否为恶,即便他改邪归正,他修的仍然是无情道,你们根本不会有结果的,等你医好了他,你就会变成这碗底的药渣,药渣是要被倒掉的,到时他就会把你遗忘。”一女子焦急的样子。

       这次江畔与蔡居诚两人在浴室的大澡盆旁都听清楚了,妖女很认真地面对着师姐说了:“师姐,我只是医好他,医人者自苦,观梦者自戮,这是我入谷拜师时就已经做好的觉悟,抛开我对他的爱,他自己受伤了第一时间跑来找我,就是信任我的医术,信任我不会把他交出去,换做是师姐你,你会见死不救吗?武当派的人也许是多,但蔡居诚也是人,凭什么要牺牲他的一生来维护武当派的一切?凭什么要他在点香阁蹉跎岁月?你们要我放任他不管,我做不到。”

       这回换蔡居诚忍不住想出去了。

     “师兄!”江畔也摇头。

       到这里,似乎也没有停止。

      直到……

      酒足饭饱,不知不觉妖女跟蔡居诚说了很多过往,但忽然妖女似乎觉得有什么不对。

      “居诚,你是不是把我放在浴盆柜子上的那个药瓶里的东西撒在我做的饭菜里了?”妖女脸上忽然变红了。

      “那瓶盐?”蔡居诚的表情和回答算是不仅把药当成盐撒在了菜里,而且还撒了很多。

      “居诚啊,你就没有感觉到身体有什么不对吗?”妖女脸更红了。

      “没有,好像只是天气有点热。”蔡居诚的回答,很明显他也吃了……

      “居诚,你见过谁家把盐放在浴盆边上的呀?那瓶是我故意让我是妖女的传言更真实而做的催情媚药。”妖女解释了东西的作用,也已经忍耐到汗流浃背。

      “没事你做什么催情媚药?你一定是故意的,原来外面的传言都是真的,你真是一个妖女!”蔡居诚的脸色也越来越难以忍耐,妖女被蔡居诚扛起放去屋内的秀帘深软榻上……

       屋内翻云覆雨一阵,忽闻蔡居诚的声音:“为什么你们都要让我做我不想做的事?为什么都想控制我,连你也是,媚药不是你故意放的吗?不是正你为了演一出欲火焚身的好戏而准备的吗?”

       此刻躲在房顶的妖女内心在喊着:不是啊,我好想告诉你不是,此药并非烈性,只是一时痛苦难耐,却不会有性命之忧,神智也能保持清醒,可当时为何全部哽在喉咙?

      江畔一把掐住蔡居诚,两人悄悄出了屋子。

     “师兄,我真没想到你是这种人,不想给她幸福,那就不要碰她!你又凭什么搅和我给她幸福?你配吗?”江畔一拳袭向蔡居诚面门,而蔡居诚与其说不为所动,该说已不知做何反应了。

      妖女还是下去了,这层梦境的空间,她抓住江畔的手腕猛力一带。

      江畔重心不稳被妖女摔在地上:“滚出去!”

      江畔起身后走出了梦境。

      此刻只剩下蔡居诚和妖女两个人。

      蔡居诚本想抱着妖女走出梦境,可现在,他已不知该不该这么做。

     “我曾问你,你想做武当掌门吗?你可还记得你的回答?”妖女等江畔离开后才开口。

     “记得,夫人跟我回去吗?”蔡居诚冷静一咬牙现在就改了称呼。

     “你可知若你真做了掌门,事务繁多,根本无暇顾及生活?再者,修道之人不能娶妻。”妖女挑明了一切。

     “我与武当山已经回不去了。”蔡居诚此时终于说了这句话。

     “你也走,离开我的梦境,你想要的只是你那宝贝武当掌门之位,与我何干?你凭什么报复我?就因为给你吃了点怪味元宵吗?”妖女在抽离梦境的空间,逼退蔡居诚。

       眼见梦境崩塌,蔡居诚无奈梦境主人下的逐客令,只得退出梦境。

【梦境只剩下云梦与叶澜】

      “徒儿,为何逼退他?”叶澜还是先下来了。

      “此乃破釜沉舟之举,一个人受制此种魔魇梦境尚可反应,没必要把他们牵扯进来,掌门,可别玩得大了,水牢里可耍不得半点浪漫。”妖女一本正经起来。

      “本以为他两会有一人带你出这梦境,原本由外人将噩梦转换美梦也是一种办法,可惜江畔那小子被蔡居诚拦下了。”叶澜还在感叹刚才的事。

      “我不想出水牢的梦境了。”妖女脱口而出的是让掌门始料未及的话。

      “你还想在这噩梦中轮回几次?”叶澜有点生气。

      “我出去了才真的是在噩梦中轮回!且是万劫不复。”妖女清楚的是蔡居诚始终会选做武当掌门。

      “你可想好了?”叶澜不得不再次确认一遍,这丫头来时便有古怪,心思不单纯,好在天性不坏,如此葬送在水牢,可惜了这丫头的一身修为。

      “我意已决。”梦境里,妖女控制了整个天地,对着万丈悬崖,微微一笑,轻身一跃……

药【11】

【蔡居诚×云梦弟子】

【温馨提示:此文BG,感谢大家不催稿,让我拥有很多时间去忙自己的事情,祝你们都能幸福。】

【云梦视角】

       我跟着师姐到了云梦。

      “一会见了掌门,师妹还是低头认错吧,可别笑了。”师姐教我要严肃起来。

      “师姐,两个男人因为我打起来,又不是我让他们来打的。”故作扶额头疼状。

      “你说的也对,只是师姐们和掌门也是担心你的状况,怕你受伤,男人有几个能信的?别以为你什么都不说,师姐就看不出来那个江畔狠心伤过你。”师姐滔滔不绝讲她的情史。

       不知不觉来到了掌门面前。

      “既然来了,就跟我去水牢吧。”掌门平日看起来懒洋洋的,可办起事雷厉风行,只是没有几个人见过掌门做过事。

      “我准备好了。”我换上了一整套的千铃。

      “平日里见你穿林清辉同款,师姐师妹们可都看不习惯,又不好说你什么,这回你换回千铃,反而看不习惯了。”师姐努力告别,但我听得出她的紧张和不舍。

      “我又不是回不来了,放心吧,来拜师的时候不就很快通过了朔梦林的考验吗?”回眸笑对师姐的紧张,再转身跟上掌门,“这一次我也能顺利通过的。”

       果然水牢比起师姐说的还要复杂,每一处的栅栏虽是水做的,可掌门也说了“你别以为这栅栏只是普通的水,这是记忆与梦境双劫制造出来的,每一根都是双劫,除非你可以同时解开,否则只会被困在里面,强行破解也能活下来,但代价都会很沉重,上一个在水牢的弟子此生已再也握不住灯杆了。”

       “那便开始吧。”笑起来。

       “引梦之后要靠你自己了。”叶掌门此时的神情是我从未见过的认真……

————————————————————————————————————————————

【蔡居诚视角】

        等我和江畔到了云梦谷,被一众云梦弟子团团包围,别看平日里一个个的柔情似水,狠起来跟海啸巨浪似的,幸好她们拿的是灯,这等内功若是持剑,就凭我跟江畔两个人不累死也得中伤。

      “姐妹们,这两人擅闯我云梦派,掌门有令,拿下他们!”领头的安魂装云梦弟子号令一发,一股股带着内劲的水珠四面八方攻击过来。

       与江畔对视一眼,分别对阵一边的云梦弟子们,让剑插在地上以内力弹出刺耳的声响,让她们头晕目眩一阵,趁机随手握住一个云梦守卫的手腕,瞬间制住她:“那个穿得跟林清辉一样的妖女在哪?”

      “她被掌门带去水牢了。”总算得到了有价值的回答。

      “你带路。”押着被捉的云梦守卫遣散了包围圈的云梦弟子,就这么向水牢走去。

       被云梦守卫带着去水牢。

      “我可提醒你们,再往前是水牢禁地了,我们不好踏足,你们不是云梦弟子,所以即使不遵守也没关系,但可别说是我带你们来的,水牢里面无论看见什么都别乱碰,否则你们不仅无法找到想找的人,还会送命。”云梦守卫说完了这些就离开了。

       和江畔相视一眼,一前一后进入水牢。

       一路光线很暗,这里只有蓝色的水珠灯发出的光亮,透着光亮看到了很多若隐若现像是记忆碎片组成的栅栏,而这些碎片看起来又不是来自同一个人,江畔比我先找到了她。

       我正打算抱起昏迷的她,被江畔拦下,他摇了摇头:“你忘了刚才那个云梦守卫说的话吗?这里的一切不能随意触碰,恐怕也包括她。”

     “大胆妖道,敢擅闯我云梦水牢。”听到声音再看人,云梦掌门叶澜。

     “请叶掌门赎罪,我与师兄并非看轻云梦派,只是确有要事需寻那姑娘,希望我与师兄所为莫要令叶掌门迁怒于她。”江畔出于礼数,想说服。

     “人你们见到了,但你们带不走她,她现在面临的是云梦弟子最高考验,你们想陪她?那就一起吧。”我没看清叶掌门的动作,就倒了下来……

————————————————————————————————————————————

【梦境,这里为上帝或者观众视角吧。这里引用了我之前写的一段《妖姬云梦戏道长》,看过的可以忽略这段。】

     “道长,好久不见,还记得我吗?往日你可没少欺负我,这下该让我吃你点豆腐了。”妖女调笑从身后抱住白衣道袍的人,右手直接探入了他衣襟中轻抚撩拨。

      “人法地,地法天,天法道,道法自然。”道人只有动口,却安然不动,任由妖女动作。

       见他未有动作,妖女便更加肆无忌惮,但左手一直未曾真正深入触及那最令人惊心动魄的禁地,只因心中有所犹疑。

       道人似是发现了什么,默然睁眼,淡瞥一眼妖女,复又合眼,肯定了一句:“你不敢。”

      “非也,道长心急了?”妖女面不改色,心中却无法否认,若是让道人走火入魔,非她所愿,但妖女却很想知晓她的魅力是否足够让他走火入魔,却又很怕知晓另一个失望的答案。

       “并无,在下无欲无求,夜深了,姑娘暂且请回。”道人依旧不动如山。

        见道人如此不解风情的模样,妖女只好就此收手,在他衣襟上留下一簇枫红:“有缘再会。”便起身离开。

        “真是够了,你真的是云梦弟子吗?你看起来更像个妖女。”终见道人压抑不住情绪。

       妖女回眸看向道人,掩唇轻笑了几声,拿出一张绝世妖姬脸谱覆面:“昔日,叶掌门也曾被人唤做妖女,若我真是妖女,方才可不会顾及你是否会走火入魔,直接吃了你便是,君若无心我便休。”


药【10】

【蔡居诚×云梦弟子】

【温馨提示:本文BG向,无高能,请放心食用,女主名字是故意不起的(PS:明明是懒不想起)佐料自备,BGM自配,我尽量不龟速更。】

【蔡居诚视角】

       与爱妻一别后,我再次回到点香阁,用她给的钱付了赎金,沈袖一脸为难的样子,硬生生要我多留两天赚钱,还是被我拒绝了。自从那老女人不在这了之后,行动比以前自由多了,可以做自己想做的事。

      “居诚啊,你这大老远的还跑来看我了?”梁妈妈感动到一把鼻涕一把泪的。

      “我来只为和过去做个了断。”坐在梁妈妈的客栈里,摸了摸茶杯。

      “居诚啊,你真要跟那云梦妖女一起退隐江湖?”梁妈妈倒了点茶水。

      “哼,又是翟天志。”转念一想就知道消息是谁散播出去的。

      “居诚啊,这次可不是翟天志了,你去云梦派和武当少侠抢那个妖女的事啊,可都传遍了,我这客栈啊可不就是一个消息通嘛,这不还有武林新锐作家写的畅销小说在这呢,往后你跟那云梦妖女一起可别妄想能过上安稳日子喽,我听说云梦现在也正打算把妖女抓回去处置呢。”梁妈妈嘴里抖了不少消息给我,这次我留了个心眼儿没喝茶水。

       坐上马车回去江南那的宅子。

       大门锁着,翻墙给她一个惊喜吧。

       纵身一跃就到了墙头再跳下来,只是我寻了满屋,不见人影。

       屋子里有两个茶杯,走的时候是两个人匆匆忙忙离开,这里没有动武的痕迹,是熟人,茶杯没有郁金香的余味,来找她的人不是楚留香,会是谁呢?

      “蔡师兄,你是不是在找我的邻居?”听到声音,我出了屋子。

       屋外,一个背着剑匣的武当弟子站在墙头。

      “你知道她的下落?”我直接问,不想听没价值的客套话。

      “她是被云梦的人带走的,但我可无法保证她此去是否能安然回来,若你现在去应该还不晚。”那人说完两三下轻功跳回了自家院子。

       得到消息,我立刻就去找马车去云梦,她好不容易让我的人生恢复色彩。

      “蔡师兄,等等我!”马车后面突然传来熟悉的声音,我叫停了马车,才看清,那是……江畔?

      “你不回武当修道,又想跑云梦跟我抢人?真是胆大妄为的很!”不知怎得看见江畔这小子,我就一肚子不痛快。

       不痛快归不痛快,还是让江畔上了马车,他刚坐下就开口了:“我打听过了,云梦那边要把人关押禁足。”

      “你怎么得来的消息?”江畔这小子看起来不像说假的,我只能直接问消息出处。

      “说来惭愧,是云梦派一个小师妹告诉我的,我来是因为这事儿是因我们而起,我跟你正好去给云梦的掌门赔个不是,好让蔡师兄早日成家。”也不知那女人当初看上这小子哪一点。

      “那要是这叶掌门不放人呢?”我看着前面的马。

      “那我就陪蔡师兄找到人后强行带走。”没想到江畔这小子关键时刻有点魄力,也难怪那女人被唤作妖女,倒真是个红颜祸水。

       终于,云梦谷已近在眼前……


药【9】

【蔡居诚×云梦弟子】

【温馨提示:这是一个BG文,非常抱歉更新得这么龟速,过了个生日,节日又聚集一些亲友吃吃喝喝的,让大家久等了。】

      “我的好师妹啊,怎么一点也不着急呢?你也老大不小了,我看你还是赶紧去跟蔡居诚表明心意吧。”师姐这皇帝不急太监急的模样真可爱。

      “师姐,还是坐下说吧,你来我这可不只是为了跟我说我的终生大事的吧。”拉着师姐坐在双人小榻上。

      “确实另有要事,那个纠缠你的武当弟子离开我们云梦谷之后,突然就来了很多武当弟子,是因为蔡居诚之前出现在我们桃源津,嚷嚷着要带蔡居诚回武当处置,闹了一整天,好在掌门出面,那群武当弟子才吃瘪离开,我这次来是要带你回去治伤,你看你这才喝了一次药就接着奔波。”师姐摸了摸茶杯。

      “掌门……没有罚我给她添麻烦吗?”我低头对着手指。

      “有,禁足水牢一个月,水牢是一个最适合修炼引梦术和使用引梦术的地方,但也要小心走火入魔。”师姐微笑着为我讲解。

      “这哪里是罚我呀,分明是给我开小灶嘛,不过,我接受。”说完捂着嘴偷笑。

      “你还笑得出来,这次掌门亲自为你引梦,你自己小心,平时掌门是爱睡觉,可是不睡觉的掌门有多可怕,谁也不知道,掌门还说了,只要你走火入魔,就将你视为背叛云梦的逆徒,会将你逐出师门。”师姐最后这么一说,我突然有了点压力。

      “师姐,之前在水牢经历掌门引梦的弟子是不是都……?”猜测到恐怕十有八九都撑不过那一场魔考。

      “活着的没几个,就我所知,一疯一残,疯者被安神关押在水牢,暂无方法医治,残者,已无法提灯,筋脉受损,形同废人,强行医治恐难痊愈,师妹,你这次祸闯得大了,门里平日看不惯你作风的说就是你勾结武当逆徒蔡居诚祸乱云梦谷。”师姐的担忧我是知道的。

      “我不会有事的,师姐,我和蔡居诚确实有勾结,这次你不用帮我了。”师姐是看着我长大的,但我此时已经下了决定。

      “我不信,我一个字都不信,这种话你蒙别人还行,蒙你师姐我绝对不行,告诉师姐,是不是蔡居诚欺负你了?还是蔡居诚威胁你?师姐这就去帮你打断他的狗腿!”师姐突然怒气冲冲的模样,我连忙拉住她。

      “师姐!蔡居诚没有欺负我,我本来在江湖上就已经有了妖女的名声。”如果居诚最后没回来,或许这样也好,以他的性子,我在他心里有几分分量呢?【回忆杀蔡居诚在8里说的话:江畔是谁?你这个水性杨花的妖女玩完一个再追,你是想把武当派毁了吗?】

       “师妹,在想什么呢?你跟那蔡居诚没什么的话,就赶紧跟我回谷里解释清楚,你要跟蔡居诚有什么计划,我更要把你带回去,打小跟你一起在谷里长大,我不能看你就此误入歧途。”师姐抓着我的手就要往外拖。

       我也没有拒绝师姐:“师姐,你好歹帮我锁个门啊!我家若进了贼怎么办啊。”

       师姐冷漠:“你一个江湖妖女,怕什么贼?”

       师姐虽然嘴里不留情,还是转身一手把门锁了……

退坑了,最后的几张照,蔡居诚反正也没有回应过,所以这个江湖我在或者不在都是一样的,太阳还是会升起,地皮卖了,游戏已经卸载了,都说人生苦短,那又何处觅甘呢?

终于被绑去了点香阁,还是一个帮派的,走的时候给了点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