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宫桃花

中年妇女

药【11】

【蔡居诚×云梦弟子】

【温馨提示:此文BG,感谢大家不催稿,让我拥有很多时间去忙自己的事情,祝你们都能幸福。】

【云梦视角】

       我跟着师姐到了云梦。

      “一会见了掌门,师妹还是低头认错吧,可别笑了。”师姐教我要严肃起来。

      “师姐,两个男人因为我打起来,又不是我让他们来打的。”故作扶额头疼状。

      “你说的也对,只是师姐们和掌门也是担心你的状况,怕你受伤,男人有几个能信的?别以为你什么都不说,师姐就看不出来那个江畔狠心伤过你。”师姐滔滔不绝讲她的情史。

       不知不觉来到了掌门面前。

      “既然来了,就跟我去水牢吧。”掌门平日看起来懒洋洋的,可办起事雷厉风行,只是没有几个人见过掌门做过事。

      “我准备好了。”我换上了一整套的千铃。

      “平日里见你穿林清辉同款,师姐师妹们可都看不习惯,又不好说你什么,这回你换回千铃,反而看不习惯了。”师姐努力告别,但我听得出她的紧张和不舍。

      “我又不是回不来了,放心吧,来拜师的时候不就很快通过了朔梦林的考验吗?”回眸笑对师姐的紧张,再转身跟上掌门,“这一次我也能顺利通过的。”

       果然水牢比起师姐说的还要复杂,每一处的栅栏虽是水做的,可掌门也说了“你别以为这栅栏只是普通的水,这是记忆与梦境双劫制造出来的,每一根都是双劫,除非你可以同时解开,否则只会被困在里面,强行破解也能活下来,但代价都会很沉重,上一个在水牢的弟子此生已再也握不住灯杆了。”

       “那便开始吧。”笑起来。

       “引梦之后要靠你自己了。”叶掌门此时的神情是我从未见过的认真……

————————————————————————————————————————————

【蔡居诚视角】

        等我和江畔到了云梦谷,被一众云梦弟子团团包围,别看平日里一个个的柔情似水,狠起来跟海啸巨浪似的,幸好她们拿的是灯,这等内功若是持剑,就凭我跟江畔两个人不累死也得中伤。

      “姐妹们,这两人擅闯我云梦派,掌门有令,拿下他们!”领头的安魂装云梦弟子号令一发,一股股带着内劲的水珠四面八方攻击过来。

       与江畔对视一眼,分别对阵一边的云梦弟子们,让剑插在地上以内力弹出刺耳的声响,让她们头晕目眩一阵,趁机随手握住一个云梦守卫的手腕,瞬间制住她:“那个穿得跟林清辉一样的妖女在哪?”

      “她被掌门带去水牢了。”总算得到了有价值的回答。

      “你带路。”押着被捉的云梦守卫遣散了包围圈的云梦弟子,就这么向水牢走去。

       被云梦守卫带着去水牢。

      “我可提醒你们,再往前是水牢禁地了,我们不好踏足,你们不是云梦弟子,所以即使不遵守也没关系,但可别说是我带你们来的,水牢里面无论看见什么都别乱碰,否则你们不仅无法找到想找的人,还会送命。”云梦守卫说完了这些就离开了。

       和江畔相视一眼,一前一后进入水牢。

       一路光线很暗,这里只有蓝色的水珠灯发出的光亮,透着光亮看到了很多若隐若现像是记忆碎片组成的栅栏,而这些碎片看起来又不是来自同一个人,江畔比我先找到了她。

       我正打算抱起昏迷的她,被江畔拦下,他摇了摇头:“你忘了刚才那个云梦守卫说的话吗?这里的一切不能随意触碰,恐怕也包括她。”

     “大胆妖道,敢擅闯我云梦水牢。”听到声音再看人,云梦掌门叶澜。

     “请叶掌门赎罪,我与师兄并非看轻云梦派,只是确有要事需寻那姑娘,希望我与师兄所为莫要令叶掌门迁怒于她。”江畔出于礼数,想说服。

     “人你们见到了,但你们带不走她,她现在面临的是云梦弟子最高考验,你们想陪她?那就一起吧。”我没看清叶掌门的动作,就倒了下来……

————————————————————————————————————————————

【梦境,这里为上帝或者观众视角吧。这里引用了我之前写的一段《妖姬云梦戏道长》,看过的可以忽略这段。】

     “道长,好久不见,还记得我吗?往日你可没少欺负我,这下该让我吃你点豆腐了。”妖女调笑从身后抱住白衣道袍的人,右手直接探入了他衣襟中轻抚撩拨。

      “人法地,地法天,天法道,道法自然。”道人只有动口,却安然不动,任由妖女动作。

       见他未有动作,妖女便更加肆无忌惮,但左手一直未曾真正深入触及那最令人惊心动魄的禁地,只因心中有所犹疑。

       道人似是发现了什么,默然睁眼,淡瞥一眼妖女,复又合眼,肯定了一句:“你不敢。”

      “非也,道长心急了?”妖女面不改色,心中却无法否认,若是让道人走火入魔,非她所愿,但妖女却很想知晓她的魅力是否足够让他走火入魔,却又很怕知晓另一个失望的答案。

       “并无,在下无欲无求,夜深了,姑娘暂且请回。”道人依旧不动如山。

        见道人如此不解风情的模样,妖女只好就此收手,在他衣襟上留下一簇枫红:“有缘再会。”便起身离开。

        “真是够了,你真的是云梦弟子吗?你看起来更像个妖女。”终见道人压抑不住情绪。

       妖女回眸看向道人,掩唇轻笑了几声,拿出一张绝世妖姬脸谱覆面:“昔日,叶掌门也曾被人唤做妖女,若我真是妖女,方才可不会顾及你是否会走火入魔,直接吃了你便是,君若无心我便休。”


药【10】

【蔡居诚×云梦弟子】

【温馨提示:本文BG向,无高能,请放心食用,女主名字是故意不起的(PS:明明是懒不想起)佐料自备,BGM自配,我尽量不龟速更。】

【蔡居诚视角】

       与爱妻一别后,我再次回到点香阁,用她给的钱付了赎金,沈袖一脸为难的样子,硬生生要我多留两天赚钱,还是被我拒绝了。自从那老女人不在这了之后,行动比以前自由多了,可以做自己想做的事。

      “居诚啊,你这大老远的还跑来看我了?”梁妈妈感动到一把鼻涕一把泪的。

      “我来只为和过去做个了断。”坐在梁妈妈的客栈里,摸了摸茶杯。

      “居诚啊,你真要跟那云梦妖女一起退隐江湖?”梁妈妈倒了点茶水。

      “哼,又是翟天志。”转念一想就知道消息是谁散播出去的。

      “居诚啊,这次可不是翟天志了,你去云梦派和武当少侠抢那个妖女的事啊,可都传遍了,我这客栈啊可不就是一个消息通嘛,这不还有武林新锐作家写的畅销小说在这呢,往后你跟那云梦妖女一起可别妄想能过上安稳日子喽,我听说云梦现在也正打算把妖女抓回去处置呢。”梁妈妈嘴里抖了不少消息给我,这次我留了个心眼儿没喝茶水。

       坐上马车回去江南那的宅子。

       大门锁着,翻墙给她一个惊喜吧。

       纵身一跃就到了墙头再跳下来,只是我寻了满屋,不见人影。

       屋子里有两个茶杯,走的时候是两个人匆匆忙忙离开,这里没有动武的痕迹,是熟人,茶杯没有郁金香的余味,来找她的人不是楚留香,会是谁呢?

      “蔡师兄,你是不是在找我的邻居?”听到声音,我出了屋子。

       屋外,一个背着剑匣的武当弟子站在墙头。

      “你知道她的下落?”我直接问,不想听没价值的客套话。

      “她是被云梦的人带走的,但我可无法保证她此去是否能安然回来,若你现在去应该还不晚。”那人说完两三下轻功跳回了自家院子。

       得到消息,我立刻就去找马车去云梦,她好不容易让我的人生恢复色彩。

      “蔡师兄,等等我!”马车后面突然传来熟悉的声音,我叫停了马车,才看清,那是……江畔?

      “你不回武当修道,又想跑云梦跟我抢人?真是胆大妄为的很!”不知怎得看见江畔这小子,我就一肚子不痛快。

       不痛快归不痛快,还是让江畔上了马车,他刚坐下就开口了:“我打听过了,云梦那边要把人关押禁足。”

      “你怎么得来的消息?”江畔这小子看起来不像说假的,我只能直接问消息出处。

      “说来惭愧,是云梦派一个小师妹告诉我的,我来是因为这事儿是因我们而起,我跟你正好去给云梦的掌门赔个不是,好让蔡师兄早日成家。”也不知那女人当初看上这小子哪一点。

      “那要是这叶掌门不放人呢?”我看着前面的马。

      “那我就陪蔡师兄找到人后强行带走。”没想到江畔这小子关键时刻有点魄力,也难怪那女人被唤作妖女,倒真是个红颜祸水。

       终于,云梦谷已近在眼前……


药【9】

【蔡居诚×云梦弟子】

【温馨提示:这是一个BG文,非常抱歉更新得这么龟速,过了个生日,节日又聚集一些亲友吃吃喝喝的,让大家久等了。】

      “我的好师妹啊,怎么一点也不着急呢?你也老大不小了,我看你还是赶紧去跟蔡居诚表明心意吧。”师姐这皇帝不急太监急的模样真可爱。

      “师姐,还是坐下说吧,你来我这可不只是为了跟我说我的终生大事的吧。”拉着师姐坐在双人小榻上。

      “确实另有要事,那个纠缠你的武当弟子离开我们云梦谷之后,突然就来了很多武当弟子,是因为蔡居诚之前出现在我们桃源津,嚷嚷着要带蔡居诚回武当处置,闹了一整天,好在掌门出面,那群武当弟子才吃瘪离开,我这次来是要带你回去治伤,你看你这才喝了一次药就接着奔波。”师姐摸了摸茶杯。

      “掌门……没有罚我给她添麻烦吗?”我低头对着手指。

      “有,禁足水牢一个月,水牢是一个最适合修炼引梦术和使用引梦术的地方,但也要小心走火入魔。”师姐微笑着为我讲解。

      “这哪里是罚我呀,分明是给我开小灶嘛,不过,我接受。”说完捂着嘴偷笑。

      “你还笑得出来,这次掌门亲自为你引梦,你自己小心,平时掌门是爱睡觉,可是不睡觉的掌门有多可怕,谁也不知道,掌门还说了,只要你走火入魔,就将你视为背叛云梦的逆徒,会将你逐出师门。”师姐最后这么一说,我突然有了点压力。

      “师姐,之前在水牢经历掌门引梦的弟子是不是都……?”猜测到恐怕十有八九都撑不过那一场魔考。

      “活着的没几个,就我所知,一疯一残,疯者被安神关押在水牢,暂无方法医治,残者,已无法提灯,筋脉受损,形同废人,强行医治恐难痊愈,师妹,你这次祸闯得大了,门里平日看不惯你作风的说就是你勾结武当逆徒蔡居诚祸乱云梦谷。”师姐的担忧我是知道的。

      “我不会有事的,师姐,我和蔡居诚确实有勾结,这次你不用帮我了。”师姐是看着我长大的,但我此时已经下了决定。

      “我不信,我一个字都不信,这种话你蒙别人还行,蒙你师姐我绝对不行,告诉师姐,是不是蔡居诚欺负你了?还是蔡居诚威胁你?师姐这就去帮你打断他的狗腿!”师姐突然怒气冲冲的模样,我连忙拉住她。

      “师姐!蔡居诚没有欺负我,我本来在江湖上就已经有了妖女的名声。”如果居诚最后没回来,或许这样也好,以他的性子,我在他心里有几分分量呢?【回忆杀蔡居诚在8里说的话:江畔是谁?你这个水性杨花的妖女玩完一个再追,你是想把武当派毁了吗?】

       “师妹,在想什么呢?你跟那蔡居诚没什么的话,就赶紧跟我回谷里解释清楚,你要跟蔡居诚有什么计划,我更要把你带回去,打小跟你一起在谷里长大,我不能看你就此误入歧途。”师姐抓着我的手就要往外拖。

       我也没有拒绝师姐:“师姐,你好歹帮我锁个门啊!我家若进了贼怎么办啊。”

       师姐冷漠:“你一个江湖妖女,怕什么贼?”

       师姐虽然嘴里不留情,还是转身一手把门锁了……

退坑了,最后的几张照,蔡居诚反正也没有回应过,所以这个江湖我在或者不在都是一样的,太阳还是会升起,地皮卖了,游戏已经卸载了,都说人生苦短,那又何处觅甘呢?

终于被绑去了点香阁,还是一个帮派的,走的时候给了点钱???

不打其他tag,比个小心心,你们说像谁就是谁吧。

连个把我送到点香阁的,收保护费的都没有吗?

少侠打工终于得到一个画册

药【8】

【蔡居诚×云梦弟子】
【温馨提示:BG向,本次没有高能,请放心食用。】

【云梦视角】
       被蔡居诚抱在怀里一路,他的额前全是细汗。
      “居诚,放我下来吧,坐马车回去也不远,你已经耗费了很多体力。”我还是提议了。
       马车上……
      “江畔是谁?你这个水性杨花的妖女玩完一个再追,你是想把武当派毁了吗?”蔡居诚大声质问我。
      “原来你是这么看我的吗?”拿手帕轻轻擦掉他额前的细汗,听他这么一说,不知为何我突然疼得像是有根针扎在心口。
      “我不喜欢你和那小子走得太近,他长得有点像邱居新。”蔡居诚认真的一句回答,我心里没有再难过了。
      “居诚,你想做武当掌门吗?”我转移了话题,我不想再提起江畔这个名字了。
      “当然想。”此时此刻的蔡居诚说出了当然想,后面的话我没有细听,但大致都是一样,想得到萧疏寒赞美,想看邱居新对他俯首称臣。
      “那,你就去吧,我累了,不想再理江湖事了。”安家落户,也许已是我最好的结局。
      “此一别,不知何时再见,我许诺你,待我成为掌门之后,我会回来找你。”蔡居诚扶着我下了马车。
      “嗯。”我应了一声,和他走到家门口,这一次,我推门前看了看他的脸,想把他刻在心里。
       推开家门进去后,立刻就关了门,但之后我就收到了飞鹰来信。

——————————————————————
【蔡居诚写的信】
        对不住,我骗了你。那日我吃完了烤乳猪,去洗了个澡,换完了药,我就很在意你在柜子上放的东西,在点香阁摸爬滚打的日子也不是白过的,只稍闻了一下就知道那大概是什么,想着你在点香阁里对我的羞辱,我便把药撒在了你做的汤里,看你脸红的模样,我很担心那是合欢散一类的烈性药,否则我才不愿救你。看完了就快点滚回房间好好养身体,瘦不拉几的,你是想硌死谁啊?
——————————————————————
       将信存在信匣里,收拾了屋子,按照病症做了食疗,休息一阵按着师姐给的方子在附近的药店买了些药。回来时看到邻居的房顶上一对江湖爱侣在屋顶看月亮,男人背着剑匣,想来是武当弟子了,女人把灯别在腰后,头靠在男人肩上,也许有一天我和蔡居诚也会这样吧,这么想着,于是加快脚步往家的方向走……
      “师妹。”师姐叫住了我。
      “师姐,好巧啊。”欠身跟师姐打了招呼。
      “听说你在江南安了家,我今儿来茶馆清点,正好做完了来找你,只是这门儿敲了不少,起初我以为你住杨柳巷呢,也是问了几家同门的姐妹才知道你在古樟巷,是这里吗?赶快让我看看我师妹的宅院。”师姐说着就拉我往邻居家门前。
       看着邻居家门口大大的悠远两个字,我很无奈,却又在心里笑至内伤:“这是邻居的家,还是个武当道长,我们就不要打扰他了。”
       说完我拉着师姐走回家门前,开门后,师姐看着说:“倒还真像你的品味了,桃树小道,蓝楹树下藏桃花酿,还有这屋子里,家具满满当当的,明明一个人住,却还放了个双人榻,是不是瞒着姐妹们偷偷有了夫君?”
       “哎呀,师姐,你胡说什么呢!”面上绯红。
       “同门的姐妹哪一个不知道你喜欢那个武当逆徒蔡居诚呀?再说了,上次你不是还把人带回家了?进展如何?有没有干柴烈火?”师姐这八卦的劲儿上来了,我可不能让她知道,否则她这脾气可是要让我快点追过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