凛冬将至

中年妇女

从蝙蝠岛回来之后我就瞎了,然后这奖品,泡澡刷,奶瓶,真的很云梦,网易粑粑666

讲究

只觉得撕起来的人,有这个时间撕还不如省下时间去看想看的文,因为前面已经浪费了人生中的几分钟到十几分钟,难道还打算再多浪费一点时间在没营养的东西上吗?

maxilla:

今天我挺迷惘的。


两个写作时认识的朋友,同时因为tag问题被撕。


一个被揪住的问题是“热度”,质问点是:为什么要蹭这个tag的热度?


另一个被质问的点是“纯净”,质问点是:这章没有写这个cp,我不管你整个故事如何,这章没有你最好就不要打这个tag。




理由都是一样的:你不能这么做,因为很多人看着不舒服。




这件事最后的结果是,一位朋友撤了其中一个最热的tag以反击,一位朋友干脆弃文不写了。




所谓的tag礼仪,有的时候,的确难以捉摸。




反正我是不赞成的。




按照我的理解,Lofter的tag,只不过是一个分类方式,并不是个人论坛,也不属任何人私有。


我坚持觉得每个写手有自由打tag的权利。




如Tag下有令你不适的内容,请及时点叉。


反正我不信看了篇逆cp或者拆cp的文一个人就能气血倒转当场过敏,无非是点个叉的活计,何必矫情?(这个例子也许举得不好,但其实很多时候我们所看到的撕Tag根本撕的是莫名其妙的理由,完全不是逆拆这种很大一部分人都会反感的理由,譬如今天这两起,一起都不是。)


基本礼仪的确应该有,但矫枉过正或者有心利用这种规则的人,太多太多了。




请体谅每一个认真写字、并想要获得喜爱与认可的写手。




谢谢!




哈哈说到这里,取关随意。



药【5】

【蔡居诚×云梦弟子】
【这里BG,ooc是免不了的,上班党写文每次都是深夜,错别字什么的慢慢改了,还有我这巨坑的输入法OTZ。】

       一早醒过来摸索了一下,昨夜那个放肆的男人竟然不在,我立马惊坐了起来,迅速穿好衣服,洗漱过后却发现了他的留书,原来只是有事情办,也罢,我就等等看,嗯?飞鹰来信,原来是帮主,又想搞什么大动作?

【昨夜被黎明阁突袭已成功防御,今日再辛苦诸位奉还突袭,给黎明阁回一份大礼,见信速援。】

       有意思,我玩味地笑了起来,动了内力震碎了信,快马加鞭去突袭,好在路上买了包子吃,所以体力是够了,倒是苦了我前日抓来的踏雪宝马,没想到帮主想一大早杀黎明阁一个回马枪,妙哉。
       到了地方,果然已经杀成一片,各司其职,该治疗的治疗,仿佛真是打算拼个你死我活,也就开始了治疗,只片刻便大获全胜,抢下了黎明阁一千万的宝钞……
      但在回家的路上……
      遭了,前面茶馆为什么那么多人倒在那?上前查看了一下,这些是利刃造成的,虽不致命,伤口却也非常骇人。
     “又一个上钩了。”话音刚落,我已然腾空,被划出数道伤口……落下时,只觉得疼得连叫出声都做不到,生命就要结束了吗?
       我要死在这里了吗?
       我还没等到蔡居诚的答案……

【蔡居诚视角篇,私设预警】
       翟天志的计划总是伴随危险,我随时会和上次一样变成弃子,这次本已快要完全被废去武功,多亏那丫头的医术,眼下我还不能随便赴约,回去武当怕也没有几张好脸色看,依照信中来看,翟天志未必知晓我的武功情况,还是留一手底牌防备得好。
       萧疏寒把掌门之位传给谁都已经与我无缘了,若我负了那丫头去做掌门,我也没有十足把握一定夺得掌门之位,但那丫头会变怎样呢?掌门之位我不能放弃,必须赶在萧疏寒决定之前下手。
       嗯?这口哨声,是翟天志的暗号!看来他已经先一步到了那边,现在去恐怕翟天志还有另一手准备,当初我就是太高估了那个计划和太过信任他,才会沦落玲珑坊。如今的形势对我来说做武当掌门不切实际,但能让邱居新也做不了掌门,也是我所乐见……

今日卡牌,女号,我这是一击就中啊。

药【4】

【蔡居诚×云梦少侠】
【这里BG,惯例ooc免不了了,我写出来的只是我理解的蔡居诚的样子,如果您不喜欢请直接关闭本页,更文写得比较匆忙潦草,我会慢慢修改,这里先放出。】
【云梦少侠视角篇】
       过了一会,酒足饭饱,不知不觉跟蔡居诚说了很多自己的事情,蔡居诚看我的眼神从嫌弃变得柔和,但我忽然觉得有些不对劲,这个……难道是?
      “居诚,你是不是把我放在浴盆柜子上的那个药瓶里的东西撒在我做的饭菜里了?”脸上忽然发烫。
      “那瓶盐?”蔡居诚的表情和回答已经告诉我他不仅把药当成盐撒在了菜里,而且还撒了很多。
      “居诚啊,你就没有感觉到身体有什么不对吗?”脸更烫了,可恶,那是我故意迎合我是妖女的传言而作假的温性媚药,可我也没在瓶子上贴盐字啊,居诚此举难道是想毒死我好回去中原吗?
      “没有,好像只是天气有点热。”居诚的回答,很明显他也吃了……
      “居诚,你见过谁家把盐放在浴盆边上的呀?那瓶是我故意让我是妖女的传言更真实而做的催情媚药。”嘴里解释了东西的作用,也已经忍耐到汗流浃背。
      “没事你做什么催情媚药?你一定是故意的,原来外面的传言都是真的,你真是一个妖女!”蔡居诚的脸色也越来越难以忍耐,我被他扛起放去屋内的秀帘深软榻上……
————————————————————————————————————————————
【蔡居诚视角篇】
       醒过来的时候天才刚破晓,我还搂着那个丫头,借着此时的距离我观察她的睡颜,以前在点香阁只觉得这丫头言语恶毒却又有着普通女子的矜持,天天看似都在羞辱我,其实劝了我不少次,我都听进去了,现在这样安静的她真可爱,很像点香阁那只猫。不过自从她把我绑回她家之后,我却没想到她会在沈袖面前瞒下软筋散失效的事,令我始终看不懂这丫头究竟在打什么如意算盘,这下想回武当做掌门更难了。
       飞鹰盘旋,我接下飞鹰脚上的那封信看,翟天志这家伙还想再让我坠入深渊吗?
       悄悄起身,更衣洗漱后留书给她。

【多谢你的照顾,只是眼下我还有急事要办,回来后会与你相商昨日之事。】

给某位小可爱的图,不知道是哪张符合要求,所以拍了两张不一样的。

女号,只有活动抽过卡,天赐为什么不是燕无归啊!我不要其他人,我要燕无归!侯爷把衣服穿上好吗?

我大概在仿捏我旧版的脸,但是好难捕捉那种感觉啊。